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第(1/5)页
    鹰取严男沉默了一下,「我觉得现在已经晚了....."

    如果在遇到他家老板之前到这家店里来,这个店主把他以前的事说得那么准,他也会信上三分,找个地方安分工作,不如接那个暗杀赏金。

    如果他当初没有接那个针对他家蛇精病老板的暗杀赏金,他就不会遇到蛇精病老板,也不会被枪指着、被迫为蛇精病老板打工,更不会加入那个组织,每天不是违法犯罪就是在准备违法犯罪的路上,时常在被逮捕、被判处死刑的边缘疯狂试探......

    现在跟他说这些,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现在是他想安分就能安分的吗?

    「也对,命运难违.....」中年男人点头说着,突然察觉不对劲,一脸惊愕地看着鹰取严男。

    已经晚了.....

    难道鹰取先生已经做了什么违法犯罪的事?

    鹰取严男见中年男人反应过来,墨镜下的双眼盯着男人的脸,问道,「如果我不避开刑律呢?」

    中年男人一怔,低声嘀咕,「那就只有面对牢狱之灾了啊.....」

    鹰取严男发现自己问了一句废话,缓和了脸色,悄悄看了池非迟一眼,语气笃定道,「如果真有牢狱之灾,我没法避,也不会避。」

    中年男人试图理解鹰取严男话里的意思,想来想去,也不明白鹰取严男为什么说不会避,只得无奈道,「我说过我不会祈福,避开命中注定的灾祸也没那么容易,最多是靠人的克制、改变把灾祸程度降到最低,比如,要是您今年克制本分,可能只是被某起小纠纷牵联,被抓进警局很快就能出来,但要是您有自己的想法,那不管做出什么决定,以后不要后悔就好。」

    「人生哪有不后悔的时候?」鹰取严男直爽笑了笑,「要是早早考虑一件事会不会让自己以后后悔就不去做,那我可能至今什么事都没有做过了,我一向坚持,做了就不后悔。」

    中年男人真心感慨道,「您是个心志坚定又洒脱的人,很难不让人敬佩。」

    池非迟垂眸看着中年男人面前的纸,突然有了一个想法,「老板,能不能帮我看看另一个人的命运?」

    「当然没问题,」中年男人点了点头,看着鹰取严男,「不过鹰取先生还可以问一问别的问题,比如婚姻.....」

    「那些我就不问了,」鹰取严男十分果断地把自己的玄学项目终止,笑着道,「如果我今年真被抓进了监狱,那婚姻好像也不重要了。」

    以他今
第(1/5)页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