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第(1/3)页
    S市的夜从五彩缤纷的喧闹转入暗黄的孤寂时,有路灯陪伴的街道上偶尔还会冲过些嘶声低吼着的车辆,似仍不甘心和黑暗就此沦陷……

    沈约猛然从床上坐起的时候,眼皮仍不停地轻微跳动。

    他没有去望窗外偶尔扫过的车灯光亮,而是习惯性的看了眼床头边的手机。

    手机像是旧款老人机,看起来极为厚重坚固,与这个新智能世界格格不入,此刻正不合时宜的发出刺耳的铃声!

    沈约与其说是从梦中惊醒,倒不如说是被手机的铃声吵醒的。任由铃声一遍遍的重复,沈约却没有接听的想法,因为他知道这不是来电铃声,而是闹钟。

    终于等到了铃声停止,他这才微有迷惘地拿起了手机,神色有些犹豫、动作却很是熟练地翻到手机闹铃的设置,看着2:33的闹钟设定有些出神。

    这是个极为不正常的闹铃时间。

    哪怕什么服不服榜单上的企业家、优秀的心灵导师,喜欢吹水的成功者,在向世人宣扬自己是靠勤奋、正直和优秀才会获得成功的时候,起床时间也多是“谦逊谨慎”定在凌晨四、五点左右,太早的起床时间会让人怀疑欢愉的多人运动夜场还没有结束。

    沈约不想成功、没有夜生活,更没什么成为富豪的意愿,那他的手机有什么道理会设定在这个很不谦虚、甚至可说是极为傲娇的时间?

    2:33?

    他为何要在这个奇特时间点叫醒自己?

    沈约没有答案。

    他其实一直在等待着这个问题的答案,自从他到了这个城市后,就一直在等着所有的答案!

    静静地坐在那里,沈约缓缓地环视着周围。房间极为简陋,除了睡觉的单人床外,似乎就没了有人住的痕迹。

    整个房间看起来和沈约一样的孤寂。

    看着他自己经常睡觉的地方,沈约的表情很有些陌生。在手机闹钟再次重复响起的时候,沈约终于按停了闹钟。

    轻轻叹了口气,沈约习惯性地下床走向盥洗间。

    盥洗间内简单的如同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单身汉。拧开水龙头,沈约随意的洗了把脸,闭着眼睛拿到了此间存放的唯一的一条毛巾,等擦了把脸向面前的镜子望去时,突然僵在镜子前!

    他僵硬的动作如此的突然,深夜寂静中甚至回荡着他身体骨骼“咯咯”的错动之声。他的脖子侧因为紧张凸出了青色的血管,脸上凝聚着极为惊骇的表情,这让他略有些消瘦俊朗的一张脸看起来很有
第(1/3)页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