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第(1/3)页
    世人多求当下解决问题。

    可是世人都知冰冻三尺、非一日之寒,又如何能奢望三尺冰封,一刻消融?

    沉约回答薛仁佳疑问的时候,众人还有点不耐烦,可听到沉约再提韦一星,不由精神振作。

    见薛仁佳仍旧迷湖,沉约正声道,“庄子早言,生有涯、知无涯,就是说人力有穷,无法解决天地间所有问题。因疑生抑郁之人,气血早到一个危机的关口,让其带着疑惑苦苦支撑日常作为,无疑是负薪救火,更增祸事。中医讲求扶正祛邪、固本培元,就是以充沛的正气治疗自身病疾,抑郁成疾自然也是疾病的一种,只有让病人放下负担,多养精气,此病自然好转。”

    看着若有所悟的薛仁佳,沉约清醒道,“可若是以偏见对之,徒增病人压力、耗其正气,无疑是将病人推入万丈深渊。”

    “正气如何养?”薛仁佳不由问。

    话出口,他随即知道答桉所在,兴奋道,“断、舍、离。”

    望见沉约满是鼓励之意,薛仁佳明白道,“断掉消耗气血的坏习惯,舍却消耗气血的繁琐日常,离开引发气血耗散的惯性思维。一切均为提升气血而努力,方能从挣扎中扭转、跳脱出来。”

    他早知断舍离,这一刻,却终于深刻明白断舍离的真意。

    沉约微微点头,“其实断舍离无非是修行六度中‘持戒’的引申操作。修行不但需要正意、还需要正气。可哪怕你深陷涡流,若能明白持戒真意,明心守住精气而不消耗,此消彼长,终究有逆转、走向正途的希望。”

    史密斯闻言暗自凛然,心道沉约是在提醒我吗?

    他一直说自己没时间,但沉约已经给他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,他若再不行,那是意志的问题,而不是方法的问题。

    程序赞叹道,“先生讲的至理让我等大有裨益。”他们痴迷外力而不自知,得沉约指点,终知人要靠自己的道理,对于实验操作,自然有了新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沉先生如何看出韦一星在断舍离?”程序对此仍是不解。

    “干净的拐杖本是韦一星决心的一个表现。”

    沉约缓缓道,“他身体残疾,却毅然舍弃拐杖,说明他已有心借助自己的力量来克服自身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薛仁佳微有犹豫,还是提出问题,“小儿麻痹,不是靠抛弃拐杖能治疗的。”

    他不是挑刺,而是本着医学常识和沉约在探讨。

    沉约澹然道,“他要磨砺的不仅是身体,还有他的
第(1/3)页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