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第(1/26)页
    “人王府也是日薄西山,没多大能耐了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都听说楚迁要死了,人王府都在暗中准备后事了。

    楚迁一死,楚魁难以支撑起大局。

    太子原本打算等解决楚贤刚之事后再解决人王府这个铁帽子,就等着楚迁进棺材就是。

    应该没多少时日了,咱们就再等等,不急于一时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个唐文也没有他表面看上去那样面嫩。

    他隐隐的感觉到了什么,所以,到处找靠山为商城撑腰。”师爷葛羽摇着扇子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,我听说高岗已经把唐文开除了,他现在就是一只丧家之犬。”吴照阳一脸轻蔑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失去了灵圣学院避护,接交别的靠山估计也只是利益趋动。

    一旦商城倒了,失去了利益,靠山也就不是靠山了。

    所以,商城必先倒,不断他财路他就难倒。”楚天弓道。

    “先把火器弄到手再灭他不迟,到时,火器到手,我亲自领军征战大西北。

    一旦获胜,父皇一高兴,认为我能挑起大粱。

    他也许就让出皇位,安心当他的太上皇了。”楚江南冷哼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皇上不退位,咱们可以进一步扩张火器营,到时,倒逼皇上退位。”楚平哼道。

    “五年内,我楚江南必要坐上皇帝之位。到时,改国号,这大楚不吉利,你们都是开国功臣。”楚江南自得满怀的仰望着天空。

    “不如干掉唐文,唐文一死,唐家就失去了主心骨,咱们直接占了唐家,火器土地连他们的仆从都是咱们的。”楚天弓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!”葛羽道。

    “为何不可?小小的一个镇海侯,死了就死了,难道皇上还会追纠?一个死人而已。”楚天弓道。

    “唐文可是咱们的财神爷,如果他死了,西洋的货运就断了,到时,咱们的火枪补充哪里来?”葛羽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不能杀,咱们也不能让他痛快着。

    现在正是痛打落水狗的时候,他不是跟原两海总督周阔海有仇吗?

    正好了,不如鼓动周阔海去闹一闹,先搅黄他的生意,咱们再出面,逼他交出火炮。”顾照阳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主意倒不错,如果周阔海对付不了唐文,宫里不是还有个雪妃吗?

    到时,真惹了雪妃,抄家灭门,下了大牢,咱们就好要挟他了。

    此人,如果能收入门下倒不错。

    不要讲别
第(1/26)页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