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第(1/3)页
    “势者,因利而制权也。”————————【孙子兵法·始计篇】

    塞外。

    炎炎烈日之下,举目望去是无边无际的草原,往南看去还能看见几座起伏的山峦,那是阴山连绵的余脉,而往其余地方看去,    只剩下苍茫草野。酷热的阳光在头顶晒着,没有遮挡的汉军很快出了一身臭汗,赖以所向披靡的坚兵利甲此时成了身上的累赘,有的开始将甲胄脱下放在马背上,军法在此刻被削弱了效力,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喝令士卒穿上沉重的甲胄。因为像这样的天气,    再冷静的人胸中也会有一团烦躁的火。

    到了傍晚,好不容易全军休息,曹昂来到周瑜、陈到身边,    向他们禀报今天的情况:“……天气酷热,军正不敢用军法弹压,就怕引起兵变——今天光是士卒之间因寻常口角而拳脚相向的,已经不下数十起了。”

    “军正若是不管,所有人都会卸甲轻装,倘若有敌袭,仓促之间,恐怕难以抵御……”陈到也有些忧心,他们已经出发十来天了,虽然零星消灭了不少依附扶罗韩的中小部落,但扶罗韩主力的影子都没看到,反而他们不断深入,现在粮草、水源都有些不足了,再追不到扶罗韩,恐怕就要商议退兵之策了。

    周瑜的神色有些疲惫,但两眼依旧炯炯有神,    他望着远处似乎永远没有尽头的原野,    低头细窥水囊内快要见底的水,声音沉稳的说道:“草原之大,广袤无垠,要想找到扶罗韩,确实如同海里探针。但若就此返程,诸君——真的就心甘情愿么?”他抬眼望向曹昂、陈到众人:“当年冠军侯深入漠北千里,行进如风,我等后辈既然来到草原之上,岂能不绳其足迹,再建功业?”

    他不愿意半途而废,曹昂等人更是不愿,陈到究竟稳重些,沉声说道:“要继续追击倒也好办,只要解决水源的问题,烦躁的士卒自然会静下来。”

    为了阻止周瑜等人的前进,扶罗韩带走了牛羊、在沿途的水源处都抛下了腐烂的动物尸体,臭不能饮,导致这些天周瑜等人都是靠储存的水以及雨水支撑,    补充不到足够的水,    也是让人心智薄弱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离这里最近的水源在何处?”周瑜皱着眉问道,    他虽然多智谋,在这样的环境下,一时也有些无计可施:“最好是溪水河流这样的地方,鲜卑人要想投毒污水也不易。”

    曹昂立即说道:“末将已问了向导,再往西北十数里就是牛川,牛川在塞外算是一条大河,鲜卑胡族常爱在此地放牧牛
第(1/3)页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