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第(1/3)页
    “汉兵远鬭,穷寇久战,锋不可当也。”————————【汉书·韩信传】

    随着越来越多的汉军加入战场,鲜卑人逐渐失去了最后的数量优势,开始在孙策、盖顺、张猛、赵云等将领冲击下,群龙无首的鲜卑叛军一败涂地,除了数千人逃逸以外,共斩首三万余级,降服男女万余人,获牛羊数十万头。

    尸横遍野的战场上,孙策来不及与周瑜叙旧,简单的关心几句后,便立即带着他去见了右将军徐晃。

    徐晃身披甲胄,正皱眉听着泄归泥与步度根在打关于襄国公主归属的口水仗,旁边依次是惊魂甫定的左中郎将许靖以及法正、马岱等人。“够了。”徐晃听了半晌,胯下的马不耐烦的打了个响鼻:“此事我已知晓,按理说,襄国公主已与步度根早订婚誓,这是国家亲允了的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步度根面色一喜,他拼死拼活的为汉室效力,付出这样大的代价,不就是为了迎娶汉家公主、借朝廷的威势巩固自己在草原上的地位么?如今泄归泥临阵投降,又与汉使私下合议达成了和亲的要求,显然是要分走他应得的,步度根自然是不愿意。

    见徐晃明显向着自己,他连忙谄笑着说:“大将军说的是!汉人重诺,何况婚姻大事,岂能儿戏?在下求尚公主,也是钦慕汉化,一心归顺,为朝廷多年效犬马之劳的结果,又岂是侥幸得来的?”

    泄归泥脸色有些难看,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,他昨夜又何必应承法正?但转念一想,即便没有应承,今日汉军一到,他们依旧会惨败,泄归泥本人恐怕也没有机会在这里自怨自艾了。

    “你推诚奉公,朝廷是看在眼里的。”徐晃面无表情的说道,此时的步度根早已不是坐拥数万骑兵的鲜卑大人了,在经过与扶罗韩的血拼后,双方两败俱伤,已经没有了让朝廷重视、忌惮的资格。是故徐晃简单回应了一句,便对许靖等人说道:“我的本意刚才已经说明白了,但此事非我所能了断,还望几位亲赴长安,将我的意见一并呈陛下定夺为好。”

    许靖已迫不及待的想回长安了,此次绝处逢生,不仅未损汉使风度、汉家威严,还带去了大捷的奏报,虽然有泄归泥这个小插曲,但足以让他扬名天下了。

    只是法正、马岱为错过接下来的战事而觉得可惜,但他们惹出的事端,到底还是得由他们来解决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徐晃才转头看向静候已久的周瑜:“周将军等人辛苦了,若非尔等坚守营垒,挫敌锐气,这战事恐怕还不会如此顺利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都是
第(1/3)页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