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第(1/3)页
    再说,他带着她来这里就是为了避免被打扰的,他已经下令今晚军部不点名,为的就是跟她共度良宵。

    要是那个秦露在,那不是扫兴吗?

    “去宾馆?”容许抛给温阳一个暧昧的眼神,让她自己体会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回军部了?”温阳惊讶地问她。

    “不回,今晚陪我睡。“容许想当然的决定,根本不给温阳拒绝的机会。

    拉着她下楼,开车一路在街上寻找合适的酒店,当他看到一栋赫赫醒目的高楼时满意的开车进去。

    开好房间到温阳脱下不合脚的高跟鞋前后不过十分钟,而容许一进屋就钻进去沐浴,现在还没出来。

    温阳低头看了自己身上的裙子一眼,明早要穿这裙子去军部?还彻夜未归,宿舍的女生该怎么看她!

    明天该怎么解释呢?

    她想了想,突然想起学校的店铺,不如就说她回去学校帮秦露解决了一个技术问题?

    这似乎是一个好理由。

    她脱了鞋子赤着脚踩在地毯上,四处看看这间大套房,布置得很讲究,处处考究,沙发,电视一应俱全,厨房里连鸡蛋什么都有。

    她摸摸空瘪的肚子,晚饭吃的忙,没吃饱,打开冰箱还看到有西红柿和面条,她试试打开煤气灶还能点火。

    于是,她不客气的下面条,她速度很快,当两碗热气腾腾的西红柿鸡蛋面端出来摆上桌时,容许的浴室门打开,他没在客厅看到温阳,闻到鸡蛋的香味去了厨房,看到餐桌上摆着两碗面条,温阳正在洗锅具。

    “洗好了?吃面吗?我煮了你的。”温阳转身刷洗好煮面条的锅,擦了手坐下来。

    容许当然不会拒绝,他坐下来凑近碗闻了一下说:“真香,还真饿了。”

    温阳看着他总算没耷拉着俊脸,冲他笑着说:“尝尝,好久没煮面,盐淡了自己放,调味盒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她细心地拿过调料盒放在容许面前,两人各坐在一边,吃得心满意足。

    吃饱之后,容许催她去洗澡,他自己收了两个碗洗干净放回橱柜。

    温阳赤脚走进浴室,里面弥漫这洗浴的馨香之气,她脱下红裙,想着今晚容许会不会对自己更进一步?

    她想的面红耳赤,打开喷头,温热的水淋在她细白的皮肤上,氤氲缭绕,她全身的毛孔都被打开,浴室很宽大,沐浴用品陈列在柜台上,她半眯着眼睛走了两步,脚下一滑,“嘭”地一声,她痛苦地摔倒在地。

   
第(1/3)页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